let it fall,be yon d t he storm.

let it fall,be yon d t he storm.

​回忆比以往更加鲜明,做一个合格的造梦者就要有足够的建造力和复建能力。
现在在你眼前的是一张白纸,你所要做的正是在上面绘出无限的迷宫。
因为有太多人在自己的想象力上画地为牢,所以才有挣脱和打破。
厌了日常生活必须要在精神滋养下才能呼吸自然要自给自足,宇宙都为我留了位子,那自然毫不客气冲去绘图!

​回忆比以往更加鲜明,做一个合格的造梦者就要有足够的建造力和复建能力。
现在在你眼前的是一张白纸,你所要做的正是在上面绘出无限的迷宫。
因为有太多人在自己的想象力上画地为牢,所以才有挣脱和打破。
厌了日常生活必须要在精神滋养下才能呼吸自然要自给自足,宇宙都为我留了位子,那自然毫不客气冲去绘图!

记忆的原点是味道。
直到现在我还是能清晰的回忆起那个我喜欢到想一直置身其中的味道:
略显狭窄的商店街罩着顶棚,空气似不流通又透着微热。在主路和垂直的小路交叉的地方有一家茶叶店,摆了一台炒茶机在门口。茶叶细长被压扁,但透着结实和饱满,在炒茶机的炉膛里被带到高处又滑到低处。温度从炉膛冒出来,随即被茶香掩盖。
那是一种微焦、浓缩、凝练的味道,从鼻腔仿佛可以传到舌尖:苦!回甘的苦。
被那种味道包围的时候幸福感瞬间就能提高,不同于就在附近的可丽普的甜腻,不同于蔬菜店带点湿气的泥土味,也不同于路尽头寺庙的燃香味,没有可以代替的体验。

后来我不再能闻到这种味道了,也无数次想过如果回去要去哪里,走在路上是什么样子。但是比想象更具体更有迹可循的是回忆。
我想念那个味道和彼时彼处的空气。

记忆的原点是味道。
直到现在我还是能清晰的回忆起那个我喜欢到想一直置身其中的味道:
略显狭窄的商店街罩着顶棚,空气似不流通又透着微热。在主路和垂直的小路交叉的地方有一家茶叶店,摆了一台炒茶机在门口。茶叶细长被压扁,但透着结实和饱满,在炒茶机的炉膛里被带到高处又滑到低处。温度从炉膛冒出来,随即被茶香掩盖。
那是一种微焦、浓缩、凝练的味道,从鼻腔仿佛可以传到舌尖:苦!回甘的苦。
被那种味道包围的时候幸福感瞬间就能提高,不同于就在附近的可丽普的甜腻,不同于蔬菜店带点湿气的泥土味,也不同于路尽头寺庙的燃香味,没有可以代替的体验。

后来我不再能闻到这种味道了,也无数次想过如果回去要去哪里,走在路上是什么样子。但是比想象更具体更有迹可循的是回忆。
我想念那个味道和彼时彼处的空气。

现在的状态很好,这是我可以对世界袖手旁观的最后时光。

为了做太多无意义的事,最终会没精力甚至忘记追求有意义的事,最可怕的是有意义开始变得模糊、变得不那么重要。人被消磨掉的速度远大于想象。

在「不知道」里走过的时间越来越长,那是因为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执着于答案而无果的漫长岁月开始褪色,无知无觉的吃、睡、行,对于每个内心里装着宇宙身体却囚禁在小小地球的成年人来说都是一针疫苗,小规模染病、产生抗体才能侥幸活下去。

穿过光烙下灼伤,穿过阴影也披上冰霜,远离的唯一办法是向希望逃离的相反方向走,有朝一日才能在消磨殆尽之前划出个圆。

现在的状态很好,这是我可以对世界袖手旁观的最后时光。

为了做太多无意义的事,最终会没精力甚至忘记追求有意义的事,最可怕的是有意义开始变得模糊、变得不那么重要。人被消磨掉的速度远大于想象。

在「不知道」里走过的时间越来越长,那是因为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执着于答案而无果的漫长岁月开始褪色,无知无觉的吃、睡、行,对于每个内心里装着宇宙身体却囚禁在小小地球的成年人来说都是一针疫苗,小规模染病、产生抗体才能侥幸活下去。

穿过光烙下灼伤,穿过阴影也披上冰霜,远离的唯一办法是向希望逃离的相反方向走,有朝一日才能在消磨殆尽之前划出个圆。

食物还活着的时候

连梦都不放过

昨晚的梦里梦见特工被人抱走了。我和抱走它的人分开后没走出几步就忍不住叫了它一声。
它嗖嗖的挣脱了新主人向我跑过来…但是跑过头了(囧)。我连哄带骗呼了它半天才把它叫回来。抓到手里就不放开,又抱又亲恨不得舔一遍 。


——所以说梦和现实是相反的,再咬我的脚揍死你呀小坏蛋。

哪的春天不是春天呢

哪的春天不是春天呢

对这几年发生的好事几乎全无记忆。这样想想突然觉得很可怕。
但是有记忆的不愉快的经历也不过那几件,时常捡起来想想也没什么徒劳无功。
大部分事情在当时真只能用煎熬二字来形容,事后……消失的一干二净不能不说是一种绝妙的自我保护机制和自欺欺人在积极作用。
(待)

对这几年发生的好事几乎全无记忆。这样想想突然觉得很可怕。
但是有记忆的不愉快的经历也不过那几件,时常捡起来想想也没什么徒劳无功。
大部分事情在当时真只能用煎熬二字来形容,事后……消失的一干二净不能不说是一种绝妙的自我保护机制和自欺欺人在积极作用。
(待)

好时机。
就是在该念书的时候学习,在该工作的时候打拼,在该结婚的时候成家,在适当的时候做相应的事。
那有没有适当的时间可以用来自我放逐,显然任何人的时间表里都不应该有这个阶段。
可是我想走得很远,在一个偏僻的地方过过放逐的日子。
不撕日历,不看时针,几年十几年只是那样过了,回头看想不到做了什么特别的事情,也未见得经历大喜大悲。
人生必须要有意义经常被人误解的部分是,所谓有意义,究竟是对自己来说有意义还是对别人来说有意义。
所有指向性的标准只是让人们以为别人的定义、社会准则上的成功就是自己应该追求的东西。
但实际上,除了参加比赛,赢或者输,还有一个选择就是做局外人。
无法做自己人生的局外人,我也更喜欢看着这个世界宁静或嘎呀作响。
有一天我会坐在沙滩上晒网,不理别人诸如你为什么不多打点鱼的蠢问题,

好时机。
就是在该念书的时候学习,在该工作的时候打拼,在该结婚的时候成家,在适当的时候做相应的事。
那有没有适当的时间可以用来自我放逐,显然任何人的时间表里都不应该有这个阶段。
可是我想走得很远,在一个偏僻的地方过过放逐的日子。
不撕日历,不看时针,几年十几年只是那样过了,回头看想不到做了什么特别的事情,也未见得经历大喜大悲。
人生必须要有意义经常被人误解的部分是,所谓有意义,究竟是对自己来说有意义还是对别人来说有意义。
所有指向性的标准只是让人们以为别人的定义、社会准则上的成功就是自己应该追求的东西。
但实际上,除了参加比赛,赢或者输,还有一个选择就是做局外人。
无法做自己人生的局外人,我也更喜欢看着这个世界宁静或嘎呀作响。
有一天我会坐在沙滩上晒网,不理别人诸如你为什么不多打点鱼的蠢问题,